bet356亚洲版在线体育投注

教育新闻
School News
【热点】中国教育现代化的融合式发展研究
时间: 2018-07-22 浏览:作者:来源:

强林教育集团是由昆明黄冈实验学校、红河黄冈实验学校、昆明实验外语学校、朝阳黄冈实验学校、贵阳黄冈实验学校、梧州黄冈实验学校、嵩明香港艾乐国际幼儿园、神韵出国留学中心共同组建而成。集团前身为昆明强林学校(原云南高考补习学校,)强林教育集团创建以来,因其独树一帜的教育和管理模式,发展迅速,目前拥有6所中小学、1家连锁幼儿园和1所出国留学中心,涵盖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和高考补习和出国留学预科教育,为莘莘学子提供国际化、多元化、一站式的成才通道。


文:喻聪舟/哈尔滨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博士研究生;温恒福/哈尔滨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文章字数约10500字,阅读约需21分钟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对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作出了两阶段的整体规划:第一阶段,从2020年到2035年“再奋斗十五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第二阶段,从2035年到本世纪中叶“再奋斗十五年,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对我国的现代化作出了新的定位,按照新的定位思考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问题对促进我国教育发展、推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思考教育现代化问题,需要在现代化的相关理论中汲取宝贵资源,何传启认为实现现代化有“三条道路”对应三种现代化理论:经典现代化、后现代化与第二次现代化,此外现代化是与传统相对的概念,对比传统与现代之间的关系也是分析、理解教育现代化的重要维度。因此,审思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现代化问题应当从传统、经典现代化、后现代与新现代化四个维度进行分析。

教育现代化话语体系的澄清

现代化相关话语体系的不明确给思考新时代教育现代化问题带来了很多困扰。首先表现为定位的混淆,如工业化与信息化都是对传统农业社会的超越,应当从哪个角度去理解现代化?娱乐化、消费化、碎片化应当理解为现代的趋势还是后现代的趋势?夸美纽斯与杜威的教育思想都是对西方传统教育理论的超越,哪个应当被理解为现代教育理论?其次表现为价值的迷惑,如对现代性应当批判还是提倡?对后现代思潮应当借鉴还是批判?因此思考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现代化问题应当首先澄清现代化的相关话语体系,厘清从传统、经典现代化、后现代、新现代化角度理解教育现代化的边界,明确从上述角度如何理解教育现代化。

(一)对我国教育传统的理解

钱穆先生曾言:“中国人看重一思想家,不仅是看重其思想与著作,同时也必是看重其人,……后人读其书,必知师其人。”中国传统文化是通过知行合一而“教人做人”的文化,因此我国历史上的大思想家如孔子、朱熹、王阳明亦是大教育家,这也是我国教育传统中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现象,可以说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是与教育传统紧密结合在一起的。

正如梁启超先生所言,中国儒家对“教人做人”的学问的“最高目的,可以庄子‘内圣外王’一语括之。做修己的功夫,做到极处就是内圣;做安人的功夫,做到极处就是外王”。“内圣”的精神修养与“外王”的社会抱负,是我国教育传统的两个展开维度。《论语·里仁》篇曾言“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我国传统教育通过“反身而诚”基础上推己及人的“忠恕之道”,将“内圣”的精神修养与“外王”的社会抱负统合成一个有机整体,弥合两者之间的张力。正如李泽厚先生所言忠恕之道“是以有生理血缘关系的亲子情为基础的。它以‘亲子’为中心,由近及远、由亲至疏地辐射开来,一直到‘民吾同胞,物吾与焉’”。忠恕之道建立在个体情感丰富、充沛的基础上,所谓“尽己之谓忠,推己之谓恕”,一方面个体情感越丰富、越充沛越能敏锐地省察自己的内心,实现“尽己之忠”;另一方面个体的情感越丰富、越充沛,同情之心越敏锐,对他者、对社会乃至对整个宇宙越亲切、越不冷漠,与天地万物联系越紧密,从而实现个体的“推己之恕”。

综上所述,中国教育传统是与中国传统文化紧密联系的,是以人类的情感为基础、以“教人做人”为核心的。

(二)从经典现代化角度对教育现代化的审视

对于经典现代化存在诸多不同理解,如安东尼·吉登斯从社会学的角度将现代性等同于“工业化的世界”与“资本主义制度”,尤尔根·哈贝马斯从哲学的角度将现代性看作是一套源于理性的价值系统与社会模式设计,米歇尔·福柯同样也从哲学的视角出发,不过却将现代性视为一种批判精神。研究教育现代化问题,对现代化与现代性这对概念作出区分是有必要的。

按照褚宏启教授的看法现代性的“本质是‘现代精神’”,主要是从精神、观念角度看经典现代化问题。因此哈贝马斯与福柯的思考可以称为现代性的思考。“现代社会,无论它采取何种具体的形态,最主要的特征就是‘理性化’。”现代性以理性精神为核心,理性精神的缺位将导致其他现代性精神的异化,成为非现代性甚至反现代性精神。从现代性的角度理解教育现代化关键在于以理性的方式发展教育以及培养教育中个体的理性。

金耀基教授认为现代化可以分为“器物技能的层次、制度的层次、思想行为的层次”,若将精神层次对经典现代化的理解称为现代性,则可以将器物、制度层次对经典现代化的理解称为现代化。前面提到的吉登斯的观点就是从现代化角度对经典现代化的理解。从现代化的角度看,经典现代化可以理解为工业化的生产方式、市场化的经济制度、民主化与法治化的政治制度。

从教育理论角度看,夸美纽斯“把一切事物教给一切人们”的努力、斯宾塞对“什么知识最有价值”的探求,以及同时代的洛克、赫尔巴特等人的教育理论反映了对教育实现“普及化、科学化、民主化、法治化、人本化、平等化、效率化”的思索,是能够代表经典现代化理念的教育理论。从经典现代化的角度看教育现代化问题,就是以发展教育中的理性精神为核心,注重提升教育的“普及化、科学化、民主化、法治化、人本化、平等化、效率化”。

(三)后现代理论对教育现代性过盛的批判

后现代“与其说是一个时代,不如说是一种态度,一种反现代的态度”,作为“一种反现代态度”,后现代思潮主要表现为对现代性的批判。后现代思想对现代性的批判主要表现为对理性的反思,按照对理性批判的激烈程度,可以将后现代思想分为解构性后现代与建设性后现代两类。

解构性后现代对代表现代性的理性精神提出了彻底的否定。作为现代性的理性精神是一种解放精神,它将人性从神权、君权中解放出来,使人摆脱信仰、欲望、情感的桎梏,尊崇理性、尊重规律,对推动现代社会的发展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但在解构性后现代思想家看来,理性对神权、君权、信仰、欲望、情感进行彻底的批判反思的同时,却恰恰忽略了对自身的批判,因而解构性后现代思想家要求消解理性对身体感官、情感价值、崇高信仰的独断,“怀疑关于真理、理性、同一性和客观性的经典概念,怀疑关于普遍进步和解放的观念,怀疑单一体系、大叙事或者解释的最终根据”。通过对理性的批判,质疑教育学中宏大叙事、普遍必然性、表达的一致性以及价值中立等命题的合理性,关注知识背后的理论负载,关注历史发展中的差异、细节、断裂之处。

建设性后现代化思想家也同样表达了对“实体思维”、将抽象当作真实具体的“具体性误置的谬误”“二元对立”和“机械还原”等现代性思维存在的问题的批判。但建设性后现代思想家也注意到了过度推崇解构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对现代性采取更加温和的态度,提倡“后现代并不取消现代性的本质的成果——理性、自由、人权、主体性、对话等等,只是在新的境遇下以更积极的方式匡正和重构这些思想和行为模式”,批判现代性是为了探寻避免现代性弊端的更积极的发展现代化的道路。

从教育理论角度看,以小威廉姆·E·多尔的“后现代课程观”、威廉·派纳的“理解课程”为代表的教育思想是与后现代思想一致的教育理论。从解构性后现代角度看,教育现代化应当摒弃对普遍性、体系化的宏大理论体系的探究,反对将任何理论体系置于绝对客观、终极真理的地位,反思教育现代化的价值预设与“权力型”,为教育现代化发展的多元化、创新化开辟道路。从建设性后现代角度看,教育现代化应当批判教育中“实体思维”“具体性误置的谬误”“二元对立”“机械还原”等现代性的思维方式,其核心是以“对他者开放”的态度和“积极中庸”式的思维为方法论,提倡以“机体存在论、过程本体论、创造本性论、整体效能论、积极中庸论、有机整合改革论与和谐共生论”的理念去建构超越现代性弊端的教育发展路径。

(四)新现代化理论对时代发展新趋势的展望

新现代化理论“是一种超越了‘现代’的新的‘现代化’。我们要实现的这种新现代化,是立足当代世界的现代化,是以世界最新、最高发展水平为目标的现代化”。新现代化主要是从当代社会发展出现的新现象、新趋势、新特征的角度去理解现代化。总体而言新现代化理论主要是以“知识化为根本动力、信息化为典型特征、绿色化为基本要求、全球化为普遍现象”,知识化、信息化、生态化、全球化是新现代化的主要趋势。

从教育理论角度看,杜威通过经验主义对传统理性主义的超越,通过“做中学”对知识中心教学理论的超越,反映了新现代化的要求。从新现代化的角度考虑教育现代化问题,就是以知识化、信息化、生态化、全球化等新兴社会趋势的特点丰富对教育现代化的理解,创新教育现代化的发展方式。带动教育现代化的变革,为应对知识社会、信息社会、生态社会以及全球化的进一步发展做好准备,以更好地适应新时代的发展要求,推动我国教育达到世界一流水平。

教育现代化融合式发展理论的建构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现代化必须适应“基本实现现代化”的要求,有助于解决不平衡、不充分的主要矛盾。但同时教育发展应当具有一定的超前性,应当能够适当引领“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因此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现代化应当兼顾这两阶段目标。从传统、经典现代化、后现代、新现代化任何一个视角单独出发,都不能兼顾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现代化两阶段的要求,因此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现代化理论应当是超越传统、经典现代化、后现代、新现代化之间的截然划分,立足新时代的实际国情,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两个阶段的要求为目标,有机融合传统、经典现代化、后现代、新现代化理论优点的教育现代化融合式发展理论。

(一)教育现代化融合式发展应当以经典现代化诉求为基本任务

首先,从我国新时代的历史定位看,教育现代化的基本任务必须从“基本实现现代化”的目标出发,立足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与后现代、新现代化相比,经典现代化与“基本实现现代化”的目标更为贴近,并且基于理性精神的教育“普及化、科学化、民主化、法治化、人本化、平等化、效率化”是解决社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主要矛盾的最基本的有效方式。我国当前教育发展的实际中仍存在着大量的非理性甚至反理性的现象,教育的“普及化、科学化、民主化、法治化、人本化、平等化、效率化”尚需进一步完善,经典现代化的诉求仍是新时代教育现代化发展最基本的任务,无视这一基本任务去“认识与把握推进教育现代化的视角,无异于缘木求鱼、盲人瞎马”。

其次,传统、后现代与新现代化并不适合成为教育现代化的基本任务。第一,我国教育传统更注重个人修养和社会理想,有助于促进人的精神境界提升和推动社会的发展。然而正如阿尔弗雷德·诺斯·怀特海所言:“我们对中国的艺术、文学和人生哲学知道的愈多,就会愈加羡慕这个文化所达到的高度。”但“如果中国如此自生自灭的话,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认为她能在科学上取得任何成就”。因此在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现代社会,科学技术发展对推动民族复兴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我国的教育传统并不适合成为教育现代化的基本任务。第二,解构性后现代的观点批判性有余建设性不足,过度地推崇解构会使教育理论建构陷入“意义丧失”“价值迷茫”“体系破碎”“崇高消解”的虚无主义困境。建设性后现代作为正在发展中的理论“理想主义色彩有些浓厚,发展到极端,会有走向空想主义的危险”。因此正如吉登斯所言“我们实际上并没有迈进一个所谓的后现代时期”,后现代理论主要还是以思潮的形式存在,主要表现为对现代社会现象背后现代性弊端的反思,并没能成为一种现实性的社会形态。从后现代角度理解新时代的现代化得具有一定的超前性,后现代思想更适合成为通过对现代性弊端的反思、质疑而丰富对教育现代化的理解的理论资源,而不是教育现代化的基本任务。第三,新现代化趋势反映了现代化的新精神、新要求,对丰富对教育现代化的理解具有重要意义,但盲目追求新现代化的趋势,如尚未扎实地做好义务教育的普及就急于全面推行终身教育体系、学习型社会的建设,没有实现标准化的教育就开始追求个性化的教育,没有做好学校的课堂教育就开始追求高水平的互联网教育,会造成教育发展的不讲科学、不重积累、根基不牢,不仅不利于把握新时代的契机实现弯道超车,反而容易使我国的教育发展亦步亦趋、随波逐流。

因此,教育现代化的融合式发展应当以提升理性精神基础上推进教育“普及化、科学化、民主化、法治化、人本化、平等化、效率化”为基本任务。

(二)教育现代化融合式发展须在我国教育传统基础上立地生根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要坚持“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最根本的还有一个文化自信”。在现代化背景下树立文化自信关键要处理好传统与现代的关系,在教育现代化语境下,这一问题尤为重要。顾明远教授认为教育现代化应当由传统教育转化而来,“所谓转化,并不是把传统教育抛弃掉,空中楼阁地去构建一个现代教育,而是通过对传统教育的选择、改造、发展和继承来实现的”。传统与现代化并非绝对的二元对立,而是处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之中,二者相互生成、相互限制。过分强调传统与现代的哪一个方面,都会削弱教育发展的当下,教育现代化的发展应当警惕教育传统中有不适应现代社会的部分,但并不能因此而摒弃几千年的历史发展所凝聚下来的宝贵教育传统,我国教育传统中优秀的历史基因与文化情怀都能够为新时代教育现代化的生长提供基础。

无论多么先进的教育理论,在我国教育实践中都可能产生“橘生淮北则为枳”的情况。教育现代化必须在本民族、本国家的教育传统的稳固根基上生长,不应轻易地对宝贵的教育传统推倒重建。费孝通先生曾提出文化自觉的观点,认为文化自觉是“生活在一定文化中的人对其文化有‘自知之明’,明白它的来历,形成过程,所具的特色和它发展的趋向”。教育现代化的融合式发展应当以我国教育传统的文化自觉为基础,以“记得住乡愁”的情怀“记得住”我国的教育传统,以珍爱、继承的态度和情怀来审视我国教育传统中有利于教育现代化基本任务生长的因素,使教育现代化的融合式发展在我国自身的教育传统上立地生根,以“返本开新”的方式推进我国教育现代化的建设。

(三)教育现代化的融合式发展以后现代与新现代化两种方式超越基本任务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的两个阶段并不是截然对立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应当在“基本实现现代化”基础上发展起来。教育现代化的融合式发展对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一目标的追求,也应当通过对基本任务的超越来实现。新时代的教育现代化应当在教育现代化基本任务的基础上,寻求超越的可能。超越基本任务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批判基本任务可能存在的问题,通过减少现代性的弊端促进教育现代化的发展,称为“反向批判”;另一种是探寻基本任务基础上新的发展趋势以超越“基本实现现代化”,称为“正向超越”。

按照大卫·雷·格里芬的看法,“中国可以通过了解西方所做的错事,避免现代化带来的破坏性影响。这样做的话,中国实际上是‘后现代化了’”。借助后现代思想对经典现代化的批判性反思,能够实现对教育现代化基本任务的“反向批判”。后现代思想是从现代性角度对教育现代化的基本任务进行反思,其核心就在于批判教育中理性过盛的现象,为教育中的理性安排合理的位序、划定合理的边界。一方面借鉴解构性后现代思想对理性的批判,发现教育中的理性过盛问题,为教育发展的开放、创新开辟道路;另一方面借鉴建设性后现代的方法,在批判理性的基础上倡导以“对他者开放”的态度和“积极中庸”的方法论来处理理性与感官、情感、信仰之间的关系。

新现代化的趋势从手段和目的两个方面,推动对教育现代化基本任务的“正向超越”。应当清醒地认识到我国当前需要的现代化绝不能按照传统经典现代化的模式按部就班,只有积极适应并引领新的发展趋势,才能真正实现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追求。一方面积极适应知识化、信息化、生态化、全球化的新思想、新平台与新技术带来的教育变革,另一方面以新现代化的思维丰富对教育现代化融合式发展基本任务的理解,以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生态理念,全球思维、全球眼光、全球理念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重视创新、共享共赢的互联网思维,以及终身教育理念丰富教育理念。

本文来源于《中国教育学刊》2018年第六期,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作分享交流用。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原文地址: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龙泉路实力壹方城13栋1单元2001-2003室

bet356亚洲版在线体育投注电话:0871-68287355        传真:0871-63123176

集团网址:

强林教育QIANGLIN Middle School 版权所有 © 2013-2023 【云教ICP备1206016 滇ICP备12004284号】 技术支持:百贝科技
X关闭
X关闭
我是后台设置的统计JS代码